1927年,蒋介石打开杀戮戒指:共产党人去哪儿了?




同年4月12日至15日,上海被300多人屠杀,1000多名共产党人被捕,5000多人遇难和失踪。工人领袖赵世炎和陈延年被杀。图为共产党人被斩首(数据图)

1927年4月12日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黑色日子。这一天,蒋介石指挥下的国民革命军开始杀害上海共产党,实施“清党”。

在此期间,当大革命和北伐战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时,为什么国民党和共产党人并肩突然成为敌人呢?出于政治原因和党派原因,“冷冻,而不是寒冷的一天”。和共产国际的影响。如果详细描述,那既麻烦又不合理。事实上,两党民族革命的概念从一开始就不同,这导致了工农运动的一系列冲突。当革命和北伐战争即将取得最后的胜利,以及建立国家政权时,国民党不欢迎共产党。

“国民党的分离”是早晚的问题

国民党最初是一个组织松散的政治团体。孙中山一直想以暗杀和骚乱的方式推翻清朝。由于没有强大的组织和自己的军队,在清朝崩溃后,军阀部队取而代之。没有军事力量的孙中山不得不将总统交给袁世凯,中华民国进入了军阀时代。孙中山想依靠广东军阀击败北洋军阀,最终失望和飞行。此时,苏联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并指示中国共产党与之合作。孙中山制定了“加入俄罗斯,加入共产党,支持农业工人”三大政策,并在苏联的帮助下,组建了国民革命军。

当孙中山处于最危险的境地时,蒋介石来到他身边,成为他最信任的干部。 1923年8月,在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的安排下,孙中山派蒋介石和共产党员张太雷到苏联视察军事政治和党务。

从苏联开始,蒋介石回到中国并建立了黄埔军校。在此基础上,成立了国民革命军,并根据苏联红军的政治制度建立了国民党代表制度。国民党开始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走上了发展和增长的道路。然而,这次苏联之行给蒋介石一种个人感觉:“苏维埃政治体制是一个专制的恐怖主义组织。它与中国国民党三民主义的政治制度是不相容的。在这一点上,如果我并不亲自访问俄罗斯绝不是中国的想象,这是他未来消灭共产党的决心的基础。中国共产党是在共产国际的直接帮助下建立的。与国民党不同,自成立之日起,共产党就不是独立的政党,而是共产国际的一个分支。中共接受共产国际的指示,服从国际路线,接受国际社会提供的资金,在领导人安排中完全服从国际社会。这个起点在中共的后期发展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国际指导下形成的几条左倾路线给中国革命造成了巨大损失。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法租界秘密举行。很长一段时间,中共只能秘密发展。 1923年7月,共产国际代表鲍罗丁来中国帮助孙中山改造国民党,建立新三民主义的政治纲领,并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进行谈判,允许孙中山中山接受共产党人加入国民党,实现国共与共产党的合作。

在法律地位上,中国共产党的力量迅速发展。黄埔军校投入了大量革命青年。一些着名的共产党员曾担任黄埔军校的教官和各级革命军的代表。更多共产党人深入城市地区,开展了积极的劳动力和农民运动。

大革命时期广东和湖南的农民运动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革命。几千年来,地主和乡愁统治了乡村。美国学者费正清写道:“在地方一级,当地绅士,有时是大绅士,他们可能会有很多东西。他们共同监督各种公共事务,如修桥,建金都,建筑围栏和寺庙,养学校和大学的费用,启动和印刷当地的编年史......“然而,并非所有的地主都是如此幸福和善良,而且一些地主在他们的家乡是傲慢的。他们入侵贫瘠的土地,放弃鲨鱼,粉碎住户,举行祠堂,与政府勾结。

当共产党开始在广东,湖南,湖北和江西开展农民运动时,多年萧条的群众仇恨像火山一样爆发。各地建立了农民协会,以取代地主的权力来掌握村庄。对于当地的暴君来说,农民们采取吃大家庭的方式,戴着高帽子在街上游泳,并清除罚款直到公开审判被枪杀。有一段时间,它被颠倒了。事实上,大多数农民都是诚实和诚实的,只要有几亩土地维持生计,他们一般不反叛。特别是,杀人和杀人等暴力行为并不容易。共产党要发动和组织农民与地主和政府作斗争并不容易。

农民运动是如何做到的?一开始没有人知道。只要它是反叛的,它就会被推翻过去的制度。这造成了乡镇,地主乡汕头等跑上海,二流跑汉口,三等跑长沙,四等跑县的混乱。他们到处舆论,诅咒农民运动是“蝎子运动”。

乡愁的舆论引起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注意。主持湖南农民运动的李维汉(罗迈)在晚年的回忆录中承认:“在农村革命的大风暴中,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左'的偏差,例如任意逮捕人和访问城镇,以及任意被罚款的人。甚至在当地处决,驱逐出境,强迫理发,佛像和祖先的平板电脑等......此外,他们还震惊了一些北方远征军官的家属,引起对湖南军官的不满。湖南的农村地区。“ (李维汉《回忆与研究》卷,中共历史资料出版社,1986年版)

中共中央总书记陈独秀本人是教授。他对农民的反叛非常不满,不愿意导致国共与共产党之间的合作崩溃。 1926年底,他与中共湘潭区委书记李维汉进行了几次对话,并要求李采取措施限制农民运动的发展。在1927年1月的中央会议上,陈指责农民运动“过火”,“天真”和“摇晃北伐”。根据陈的指示,湖南党组织于1927年初进行了“洗涤会”,以清除农民协会中一些行为不端的无产阶级,以平息国民党内部的不满。









时间:2019-03-04 11:28:06 来源:红包斗牛规则 作者:匿名